新闻中心 > 正文
最新播报:

manbet:新《狐狸和乌鸦》

2019年11月12日 23:18 来源:manbet

manbet: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资讯内容产品分类,收集了40多个大行业,上万个小行业的产品分类,行业目录数据,为用户提供精确的产品分类和公司展示;

直到现在,我还是难以忘记那些小升初的夜晚。每天晚上,我都要面对堆积成山的习题。每当这时,妈妈总是会微笑着,为我递上一碗热气腾腾的扁肉,清汤上飘散着零星的葱花,美味极了。这一碗碗扁肉,为我夜里的学习增添了不少动力呢。我的妈妈似乎也不是那么严厉呢?


  他不解地看着我,然后缓缓起身“真的没有其他要求了吗?”他问。
  “没有了。如果你再也不出现在我面前的话,我会感到很高兴的”
  他没有把椅子搬回原位,而是面对着我朝房门那里退去。从他脸上尴尬的笑容我可以看出,他认为离开的时候到了。我想到,在这个气氛紧张的时候笑,不是为了化解针锋相对,而是他明白下次他肯定还会出现在这里。
  “要是没有别的事情,那我就先走了”离门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,他说。
  “对了”
  他正要转身开门,但听见了我的声音,于是就立刻转过身来对着我。他满脸疑惑,似乎心存愧疚,所以努力做出一副无辜的表情。
  “我真该建议你来这儿住住”我坐在床上,身体向枕头处移动。因为动作细微,菲利普不可能觉察。
  见我无意刁难他,气氛也顿时变得轻松了,他大笑着说:“我也是住过院的,虽然这里环境不如想象中那么好,但最起码这儿很安静”
  “所以我才建议你来这里住上几晚”我摸到了枕头。
  “朋友,谢谢你的好心,我可没资格住这里”他做出再见的手势,转身准备离开。
  我想是时候了,在他走那几步的过程中,我用左手把枕头掀开了一点,注射器突兀的形象展现在了我的眼前。针尖处渗出了一两滴浑浊的药液,就像是为这次行动做好了准备似的。听到这声音,他握住了门把手,我还听见他均匀的呼吸声,手掌握在金属门把上产生的摩擦声,房间里的一切似乎都变慢了,不变的只有我的速度。尽管如此,我还是努力使自己比平常的动作快了许多。我把针管从左手放到了右手上,把大拇指放到了针管尾部,拼尽全力向菲利普跑去。在我跑到他正背后时,菲利普感觉到了什么,然而当他惊恐地看着我的时候,一切都晚了,我已经把针管刺进了他的左臂,他的夹克和衬衫也没能免遭厄运。接着,我用右手捂住了他的嘴,左手把注射器按了下去,针管里的镇定剂很快就全部注入了菲利普的体内,我能感觉到他在颤抖。我很清楚我的体格不如菲利普健壮,但在这种情况下,他是不可能对我构成威胁的,恐惧已经压倒了他:注射的是什么?会不会死?他也发不出任何声音,气流被我的手堵住了。
  我原以为我面临着一场恶斗,但菲利普没有做出反抗,显然他从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。我们这样僵持了几分钟,然后他的身体开始瘫软,眼睛开始往上翻,呼吸逐渐变得安稳。等他完全昏睡过去之后,我搀扶着他来到床边,把他扔到了床上。
  我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,但还是不能休息,而且腹部又开始痛了,我得抓紧时间。我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思考下一步该怎么走。我搜了他的身,但没什么有价值的收获,只有一些零钱和一部黑莓手机。我把他的棕色夹克脱了下来,接着是浅色花纹的衬衫,然后是休闲裤,最后再穿上擦得光亮的皮鞋。他的身材比我高大,但衣服穿在他身上显得有点紧,所以不影响我穿上它们后的效果,没人会觉得怪异。我把自己身上的病号服脱了下来,把衣服和裤子迅速穿到了菲利普的身上,他正躺在病床上沉醉于梦乡,看上去就像我一样。最后,我把衬衫、夹克和休闲裤套在了我的身上,把那些零钱揣在了衣兜里,又把黑莓手机关机了,放进了裤子口袋里,跟着放在里面的还有我的那副眼镜。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仪容,尽量做出菲利普举手投足间的感觉。在走出病房前,我把注意力放在了床底下那个塑料袋上,因为我要把它带出去。我需要止痛药,在我疼痛难忍的时候给自己打上一针,用来维持清醒和生命。但问题是,菲利普来看我的时候没带东西,如果出去的时候提了一袋东西,看到我的人肯定会怀疑。这样一来,我只得把塑料袋留在了床底,取出里面三个注射器和三个药瓶,还好菲利普的外套口袋够大,我把它们揣进了另一个衣兜里。一切准备完毕后,我特地看了看全身上下,如果不是我本人的话,没人能看出我衣服上的端倪。
  计划进行到了最重要的一步,我要假扮成菲利普走出这栋楼。为了不引起他人的怀疑,我必须乘电梯下去。我和菲利普一点儿也不像,身材差别也很大,守卫和护士很容易就能把我辨认出来,如果玛丽这时候在外面,事情就会变得更麻烦。但我不能老待在房间里耗时间,菲利普最终会醒过来的,于是我屏住呼吸打开了房门。一股寒气迎面钻进了我的衣服和裤管里,我似乎嗅到了自由的气息。关上门后,自由气息更浓了,仿佛在催促我赶快离开这里。我把头稍稍埋下去了一点,把手插进了衣兜,我明知道这不是菲利普的习惯,但还是这么做了,至少,这样能避免护士和守卫直接认出我来。另外,那些人以前没见过菲利普,这也增加了我成功的机率。
  我畏畏缩缩地向大厅走去,就像和爱人约会一样,走的过程中我的心在狂跳,但还是压低脑袋,迈着大步,努力装出菲利普惯有的轻松。大厅里有一个护士坐在柜台后,那是另外一名护士,脸上长着明显的雀斑,但是看上去性格似乎要开朗些。她看到我,先是怔了一下,好像没反应过来,不过很快就咧开嘴笑了起来:“菲利普先生,要走了吗?”我一刻也不敢放松警惕,但看到她灿烂的笑容,我的心似乎也放下来了点。我点了点压着的头,继续朝电梯走去。守卫懒散地坐在那里,歪着脑袋,好像懒得理睬任何事情。不过他还是看了我一眼,在他目光如鹰般射向我时,我被吓了一跳,因为恰好在那一时刻,我的脸正对着他。他迅速站了起来,我耳旁掠过嗖嗖的风声。他的体型是我的两倍,我几乎不敢呼吸了。我以为他认出了我,但他只是转过身按下了电梯按钮,然后又坐下了。电梯铃声响了,“这边走”他浑厚的声音在喉咙深处打转。出于礼貌,我也朝他点了点头。
  电梯是最容易对付的一关,我只要站在女侍应背后就好了。只是进电梯时,她神秘地看了我一眼,露出了诡谲的笑,这很让我摸不着头脑。我以为是她认出我了,但她又没有揭穿我,所以我只得排除这个猜想。随着电梯的下降,我的成功逃离似乎变得触手可及。电梯中途停了很多次,我却一点儿也不着急,病人、病人家属和调皮的孩子鱼贯而入,他们把我挤到了角落里,避开了人们视线的关照,这让我很舒心。又因为我是在一楼停,所以不用担心人太多出不去的问题。manbet
  他不解地看着我,然后缓缓起身“真的没有其他要求了吗?”他问。
  “没有了。如果你再也不出现在我面前的话,我会感到很高兴的”
  他没有把椅子搬回原位,而是面对着我朝房门那里退去。从他脸上尴尬的笑容我可以看出,他认为离开的时候到了。我想到,在这个气氛紧张的时候笑,不是为了化解针锋相对,而是他明白下次他肯定还会出现在这里。
  “要是没有别的事情,那我就先走了”离门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,他说。
  “对了”
  他正要转身开门,但听见了我的声音,于是就立刻转过身来对着我。他满脸疑惑,似乎心存愧疚,所以努力做出一副无辜的表情。
  “我真该建议你来这儿住住”我坐在床上,身体向枕头处移动。因为动作细微,菲利普不可能觉察。
  见我无意刁难他,气氛也顿时变得轻松了,他大笑着说:“我也是住过院的,虽然这里环境不如想象中那么好,但最起码这儿很安静”
  “所以我才建议你来这里住上几晚”我摸到了枕头。
  “朋友,谢谢你的好心,我可没资格住这里”他做出再见的手势,转身准备离开。
  我想是时候了,在他走那几步的过程中,我用左手把枕头掀开了一点,注射器突兀的形象展现在了我的眼前。针尖处渗出了一两滴浑浊的药液,就像是为这次行动做好了准备似的。听到这声音,他握住了门把手,我还听见他均匀的呼吸声,手掌握在金属门把上产生的摩擦声,房间里的一切似乎都变慢了,不变的只有我的速度。尽管如此,我还是努力使自己比平常的动作快了许多。我把针管从左手放到了右手上,把大拇指放到了针管尾部,拼尽全力向菲利普跑去。在我跑到他正背后时,菲利普感觉到了什么,然而当他惊恐地看着我的时候,一切都晚了,我已经把针管刺进了他的左臂,他的夹克和衬衫也没能免遭厄运。接着,我用右手捂住了他的嘴,左手把注射器按了下去,针管里的镇定剂很快就全部注入了菲利普的体内,我能感觉到他在颤抖。我很清楚我的体格不如菲利普健壮,但在这种情况下,他是不可能对我构成威胁的,恐惧已经压倒了他:注射的是什么?会不会死?他也发不出任何声音,气流被我的手堵住了。
  我原以为我面临着一场恶斗,但菲利普没有做出反抗,显然他从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。我们这样僵持了几分钟,然后他的身体开始瘫软,眼睛开始往上翻,呼吸逐渐变得安稳。等他完全昏睡过去之后,我搀扶着他来到床边,把他扔到了床上。
  我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,但还是不能休息,而且腹部又开始痛了,我得抓紧时间。我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思考下一步该怎么走。我搜了他的身,但没什么有价值的收获,只有一些零钱和一部黑莓手机。我把他的棕色夹克脱了下来,接着是浅色花纹的衬衫,然后是休闲裤,最后再穿上擦得光亮的皮鞋。他的身材比我高大,但衣服穿在他身上显得有点紧,所以不影响我穿上它们后的效果,没人会觉得怪异。我把自己身上的病号服脱了下来,把衣服和裤子迅速穿到了菲利普的身上,他正躺在病床上沉醉于梦乡,看上去就像我一样。最后,我把衬衫、夹克和休闲裤套在了我的身上,把那些零钱揣在了衣兜里,又把黑莓手机关机了,放进了裤子口袋里,跟着放在里面的还有我的那副眼镜。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仪容,尽量做出菲利普举手投足间的感觉。在走出病房前,我把注意力放在了床底下那个塑料袋上,因为我要把它带出去。我需要止痛药,在我疼痛难忍的时候给自己打上一针,用来维持清醒和生命。但问题是,菲利普来看我的时候没带东西,如果出去的时候提了一袋东西,看到我的人肯定会怀疑。这样一来,我只得把塑料袋留在了床底,取出里面三个注射器和三个药瓶,还好菲利普的外套口袋够大,我把它们揣进了另一个衣兜里。一切准备完毕后,我特地看了看全身上下,如果不是我本人的话,没人能看出我衣服上的端倪。
  计划进行到了最重要的一步,我要假扮成菲利普走出这栋楼。为了不引起他人的怀疑,我必须乘电梯下去。我和菲利普一点儿也不像,身材差别也很大,守卫和护士很容易就能把我辨认出来,如果玛丽这时候在外面,事情就会变得更麻烦。但我不能老待在房间里耗时间,菲利普最终会醒过来的,于是我屏住呼吸打开了房门。一股寒气迎面钻进了我的衣服和裤管里,我似乎嗅到了自由的气息。关上门后,自由气息更浓了,仿佛在催促我赶快离开这里。我把头稍稍埋下去了一点,把手插进了衣兜,我明知道这不是菲利普的习惯,但还是这么做了,至少,这样能避免护士和守卫直接认出我来。另外,那些人以前没见过菲利普,这也增加了我成功的机率。
  我畏畏缩缩地向大厅走去,就像和爱人约会一样,走的过程中我的心在狂跳,但还是压低脑袋,迈着大步,努力装出菲利普惯有的轻松。大厅里有一个护士坐在柜台后,那是另外一名护士,脸上长着明显的雀斑,但是看上去性格似乎要开朗些。她看到我,先是怔了一下,好像没反应过来,不过很快就咧开嘴笑了起来:“菲利普先生,要走了吗?”我一刻也不敢放松警惕,但看到她灿烂的笑容,我的心似乎也放下来了点。我点了点压着的头,继续朝电梯走去。守卫懒散地坐在那里,歪着脑袋,好像懒得理睬任何事情。不过他还是看了我一眼,在他目光如鹰般射向我时,我被吓了一跳,因为恰好在那一时刻,我的脸正对着他。他迅速站了起来,我耳旁掠过嗖嗖的风声。他的体型是我的两倍,我几乎不敢呼吸了。我以为他认出了我,但他只是转过身按下了电梯按钮,然后又坐下了。电梯铃声响了,“这边走”他浑厚的声音在喉咙深处打转。出于礼貌,我也朝他点了点头。
  电梯是最容易对付的一关,我只要站在女侍应背后就好了。只是进电梯时,她神秘地看了我一眼,露出了诡谲的笑,这很让我摸不着头脑。我以为是她认出我了,但她又没有揭穿我,所以我只得排除这个猜想。随着电梯的下降,我的成功逃离似乎变得触手可及。电梯中途停了很多次,我却一点儿也不着急,病人、病人家属和调皮的孩子鱼贯而入,他们把我挤到了角落里,避开了人们视线的关照,这让我很舒心。又因为我是在一楼停,所以不用担心人太多出不去的问题。


  从明天起,我就是一首诗
  一首又一首的诗
  总有一首动人心弦
  总有一首有人帮我朗诵进
  你的耳朵
  没有妙笔,每一个字
  都平淡得出奇
  比如,你所在的位置
  连同你正在做的事情
  “你在井边淘米
  你在河边浣衣”
  没有矫情的措辞结构
  只有我
  轻缓而又安静的动作
  “月光下
  我握着一个苹果
  站在你背后”
  没有韵脚,每一句话
  都源自曾经
  “我张,张了很多次口
  还是——<br>  “练习很久没有用
  你的转身
  还是慢了时光一步”
  没有诗句,每一个字
  都只代言它本身
  诗人倒是画了一幅画
  “青草上的红苹果
  守着你的背影
  等着你转身
  半段爱情
  消失在月光里头”
  没有结局,诗意是否
  才显得美好朦胧
  这次我做了一个决定
  “我开不了口
  只该拿一块石头
  扔进水中
  “而你
  美丽的你
  转身也没有用
  “你看不到月光在水中
  苹果
  在我的胸口”
  从今天起,我就是一首诗
  一首又一首的诗
  总有一首动人心弦
  总有一首有人帮我朗诵进
  你的生命manbet

&ldquo;哇!多么美的蒲公英啊!”快看快看!那个,多像一位高雅的舞者,在那翩翩起舞呢,真好看!”她兴奋地说。

manbet:[记忆中的母爱]记忆中的他作文

“记住,这美丽的蒲公英是我们美好的回忆,更是我们的约定&hellip;&hellip;”每当目光触及这些蒲公英,总能回忆起与她在一起的点点滴滴……

manbet

那个地方,原来也是个杂货店,就是比较小。那家店开了好些年了,但是由于现在竞争大,生意每况愈下。每天我经过这里,都会看见老板那张愁眉苦脸的脸,心里总是会为他担心。



最后,我们去了鲁迅纪念馆。这个纪念馆了里,存放了许多关于鲁迅先生的生世的资料,以及一生取得过的许多成就,来这里可以更好地了解到鲁迅先生。在纪念馆里,我发现了许多鲁迅先生写在书里的故事,了解到了他小时候生活的状况。除此之外,我还参观了许多他小时候的玩具和他家以前的用具,都保存得很好。

manbet

可是,谁知道呢?因为我当时还小,还以为爸爸已经帮我把相机的模式和功能都给调好了,我只要轻轻一按快门键就可以拍了,于是我把相机绳套在脖子上,在每一个景点都举起相机狂按快门键“咔嚓!”“咔嚓!&rdquo;的声音一直响个不停。

manbet:“赤脚大仙”挑战


  子衿说:两代人的沟通问题永远都是我们成长过程中不可回避的“疑难杂症”,父母与我们的关系甚至影响到我们自己对于家庭、对于未来的看法。但是疑难并不代表我们可以将这个问题放置不管。文中的阿诺是一个幸福的孩子,她的幸福在于有这样一个好伙伴——尤佳,用自己的惨烈与决绝为阿诺,也为所有有着同样问题的人上了一堂关于成长、关于沟通的课。正如晓熙在文章最后所言:“世界上最远的距离,是理解与迷惘”而怎样拉近这样的距离,希望你在读罢故事之后能得出自己的一些心得与体会。
  1
  “尤佳,不是这样的”
  “阿若”
  尤佳和我说再见的那一年,我渐渐看不见了。下午5点,我收拾好书包,5点35分走到地铁站。
  我小心翼翼地移动,鞋底与楼梯发出“咚咚”的撞击声,在寂寥的空间里回响。
  2
  那天地理课,一向聒噪的尤佳,一直沉默着。偶尔从旁边传来几声刀子割课桌的声音,窸窸窣窣的,像寂寞的人在说话。我百无聊赖地支着头,努力从字迹模糊的白板上辨认出几个字,却终于在暖和的冬日下午低下了头。
  我的脸贴在桌子上,耳边传来“咯啦咯啦”的木屑脱离声。我转向尤佳,她还是紧盯着木板,一言不发。我张开嘴,想要和她说话,却又合上了。最后我说了一句:
  “帮我看着老师——”
  “你有没有很安静地走过一段路?”
  我抬起头:“怎么了?”
  “就是静默地走路啊,不用每天急匆匆地回家写作业,而是慢慢地走回家,听着音乐走在闹市”她将闭合已久的眼眸抬起来,望向遥远的天空。天空深邃看不到底,凉风吹过,吹散了凝聚已久的愁思。
  我不以为然地噘起嘴:“我每天都这样”
  的确自从考试后,我每天都这样。
  “呵呵”她笑了笑,将所有的注意力都转移到面前的书桌上。
  我因她反常的举动生疑,她平时不是这样的。
  那个没有笑点,没心没肺的女孩子呢?
  我拽着她身上肥大的校服问:“什么情况啊?”木屑依然在空气中飘散,透过阳光和浮尘翩翩起舞。
  “我想离家出走,可是没有钱”
  “我妈不给我做饭,说看在我爸的面子上才让我上学的”
  她眼中积存着泪水,冲荡着内心那道柔弱的大堤。
  “就差一名啊,我就是前10了。怎么这么不争气啊,连点和我妈斗嘴的筹码都没有”
  “你妈怎么这样啊?”听后我的睡意全无,拿走她手里握了好久的刀子,“别这样,我支持你。你离家出走我给你送饭”我递了一张纸巾给她擦眼泪。
  尤佳破涕为笑:“信不信我赖上你啊?”她睁着充满血丝的双眼笑着看向我,那一刻我才发现想要探求一个人的内心深处是多么困难,我才发现原来自己认识的她从来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她,我才发现她曾经问我的“你有没有面具”的内涵。
  冬季就是这样,刚刚还晴空万里,现在却已然进入了一片静谧的黑色世界。
  就像会变色的娃娃。
  就像脾气坏的墨坛。
  黑夜给尤佳的眼睛蒙上了一层半透明的纱布:“如果你明天就死,你会怎么样?”
  我想起一句很有诗意的句子,打趣道:“那我就安静地等那一刻”
  “可是,你真的那么淡然吗?没想过挽救自己的生命,过一天是一天吗?”我沉默了,或许我真的不会视死如归,平静地等候。
  我又想,我不是这样一个优柔寡断的人,不是一个能承受巨大痛苦的人:“我宁愿去死,也不要感受心力交瘁的感觉”
  “哇”
  3
  “你听讲吧,我要睡觉”合上书,我在地理老师的目光下浅浅入睡。
  半梦半醒间,我听到尤佳说:
  “你一定要活着哦,我想让你主持我的葬礼”
  4
  冬天的太阳一直不温不火地照射着大地,悄悄地吞没着周边活着的事物。
  尤佳如往常一样过着属于自己的生活。
  尤佳和我在地铁站。
  我牵着尤佳的手掌,任凭寒冷伺机而入。
  下午6点是人流高峰期,巨大的阻力把我和尤佳推向一个又一个小站台。但我仍紧紧握住尤佳的手,直到几列地铁带走几百个人影后,我们才渐渐稳住脚跟。
  我在拥挤的车厢中迷失了方向。我很恐慌,害怕离尤佳越来越远。
  我见到那个粉色发卡的标志却怎样也挤不过去,她也一样。
  地铁在面前缓缓移动,没有声响,吹掉了在柱子上摇摆的广告单。
  走出地铁站,是一片恰似流云的苹果花海,而后便是灯红酒绿。和刚刚寂静的地下铁不一样,又好像地铁太过沉默,而这里太过喧闹。
  5
  人与人,心与心之间的距离是那么远,有些人就像相背漂移的板块越漂越远。时间可以毁掉一切,就像尤佳,就像她的母亲。
  “我真的受够了!”尤佳第三次扔掉手中的笔对着练习题咆哮。我捡起滚落在地上的圆珠笔,等着掉了珠的笔油走回去。深蓝色散发着刺鼻香味的油芯从地上架起一道遥远的弧线,然后断开了,细如抽丝般摇曳在空气中。
  我拍了拍她的背,笑着说:“别闹了”
  她趴在桌子上抽噎,肩膀忽上忽下,此起彼伏,像一个沉睡已久找不到方法醒来的睡美人。
  哭着哭着,她竟然含着泪花睡着了。
  我担心尤佳真的会去死——“你一定要活着哦,我想让你主持我的葬礼”
  这个年纪做的举动都很冲动。
  我拨了拨挡在她眼前的碎发:“你真的要这样绝决地走完一切吗?”她的睫毛煽动了一下,嘴角微微上翘,是梦见了些高兴的事吧。或许人在梦中才会褪下外衣,像尤佳很久以前说的话:
  “你永远也不知道你看到的是套着保护层的灵魂,你自己也不知道,这都是父母给你的。小时候她教你自己的东西不要给别人,但不要一口回绝,要委婉地说自己没有;长大了她教你不要对别人放下警惕,即使是好朋友”manbet

蒲公英是你我美好的约定,它牵动了我的情思。

manbet:国庆畅想

时光的流逝,今天的阳光是那么灿烂,明天还会这样吗?今天的花朵是那么艳丽,明天还是这样吗?今天在阳光下曝晒而滴落在花朵里的泪水,明天还有吗?

·【中秋味儿】中秋节作文

·[子欲养而亲不待] 坚持本心作文800字

·[拒绝诱惑,抓住机遇] 作文素材大全

·给异想天开一点信任:小学三年级作文300字

·【汩罗江中一滴水】一滴水在宇宙中的作文

·陈世美是什么样的人_他(她)是位什么样的人作文

·诚信家风作文 诚信家风作文

·童年的蜜枣,你在哪

·金银小剪

·读《匆匆》有感

·怀念“老冯”

·我能行作文300字 [我能行]

Copyright @ 2000 - 2019 www.bgccm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 制作单位:www.bgccm.com

版权所有 www.bgccm.com

manbet